男子殡仪馆复活 已经拔掉呼吸机准备火化(图

2018-01-17 21:39 常见问题

  朱师傅是庐江县居民。7月1日,他来到南京市一个建筑工地打工。据工友介绍,7月7日早晨7点多,朱师傅不慎从工地生活区的楼梯上摔了下去。当时,朱师傅外表看起来并无大碍,一度是清醒的,还自己去上了厕所。不过,毕竟是从高处摔下,朱师傅感到有些不适。在工友的搀扶下,朱师傅回到宿舍,躺在床上休息。到了中午,工友喊他起来吃饭时,朱师傅已经昏迷不醒了。下午4点多,工友将朱师傅背着送到南京明基医院。阿娟说,她7月7日下午四五点钟才知道父亲出事了,赶紧赶往南京。

  经诊断,朱师傅是脑出血,当时已经陷入深度昏迷,被送入重症监护室。医生为朱师傅做了开颅手术。阿娟说,医生告诉家属,“病人的自主呼吸越来越弱,连植物人都成不了。几天后医生说,病人已经没有自主呼吸,如果用呼吸机还能维持。”阿娟告诉安徽商报记者,随着医生对病情的告知,家人感到了抢救的渺茫和绝望。7月24日,家人打算放弃治疗。“按照家乡的风俗,希望把病人接回老家,去世后在老家火化、安葬,不能客死他乡。”

  7月24日下午4点多,医院出具了朱师傅的出院小结,称患者术后深昏迷状态,无自主呼吸,近日家属沟通要求出院,告知说患者出院后可能有生命危险,患方仍坚持出院。

  阿娟称,“医生说,拔掉呼吸机,病人十几分钟后就会死亡”,因此家人已经在心中无奈认可。阿娟记得,办理好出院手续时,医生已经拔掉了呼吸机,“我们已经把寿衣的裤子都穿好了”。随后,朱师傅被抬进了一辆事先找来的运尸车。一路颠簸,三个多小时后,朱师傅回到了老家庐江的殡仪馆。

  昨日下午,安徽商报记者来到庐江县医院。在一间病房里,小娟和一位亲人正守候在病榻前。此时,朱师傅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身上插着管子等医疗器材。记者注意到,虽然处于昏迷状态,但朱师傅并未佩戴呼吸机。

  昨日下午,南京明基医院向安徽商报作出了一份名为《关于患者恢复自主呼吸的说明》的正式回应,部分如下:“7月24日,病人家属要求出院,我院提醒病人出院可能存在心跳停止、病人死亡等风险。病人家属仍坚持要求出院,并且已经在病情沟通上及放弃抢救治疗同意书上签字。医生在出院小结上出院医嘱写明:外院神经外科进一步治疗。在患者入院至出院的治疗期间,我院的医疗行为符合医疗规范。病人出院后自主呼吸恢复的事件存在,但仅占少数,一般分析认为:病人在回当地治疗途中,因为无呼吸机维持,存在二氧化碳蓄积、酸中毒和低氧血症,会反射性引起呼吸中枢兴奋,从而自主呼吸恢复。并且这些事情的发生与我们前期的及时有效治疗密切相关。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