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四位H7N9感染者最新病情

2018-09-07 21:15 常见问题

  本报讯 昨天下午三点,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9号楼5楼感染科会诊办公室的病房监控视频开着,通过监控视频看到,1号床余杭胡大伯没有上呼吸机,病床上支着小桌板,表面看起来情况还不错,和普通病房的患者差不多。2号床湖州贾女士的病床已经空了,床单平整一新。3号床杭州申屠大伯,上了呼吸机,床前放满了各种监护仪。5号床杭州杨大伯的病床前,几个医护人员好像在整理他的气管插管。

  浙大一院H7N9救治小组成员、重症监护室副主任医师章云涛说,4人中贾女士情况最好,连续两天H7N9病毒核酸检测呈阴性,经专家组讨论,已由负压病房转回普通病房。目前情况稳定,不需要上呼吸机,也已经停止了抗病毒药物治疗。杭州杨大伯,昨天动了气管切开手术,呼吸机目前还不能拿掉,而且病毒检测又转为阳性,还不能转出负压病房。年龄最大的申屠大伯病情最危重,余杭胡大伯的情况也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乐观。

  章云涛医师说,截至昨晚十点,胡大伯的体温都还是正常的,没有到达38℃。“不过我们的体温监测是24小时动态观察的,接下来会怎么样,目前还不好说;胡大伯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肺部感染,他肺部病变严重,虽还不至于到双侧白肺,但两侧肺部出现了大片实变。好在氧合能力还行,所以目前还未使用呼吸机。”

  由于病毒的侵袭,H7N9患者的胃肠道功能都会受到一定影响,胡大伯昨天的胃口就不大好,只能吃一些汤、粥等软食。

  “尽管患者的行动并不受限,以胡大伯目前的身体状况也可以自己下地走动,但作为医生我们并不建议他下床或离开太久,毕竟肺部感染还是比较严重的。”

  昨天是申屠大伯入住负压病房的第三天,他是年龄最长的一位,又有过脑梗、高血压病史,医生们一直密切关注。

  “从发病时间来看,现在是申屠大伯最危急的时候,正处于急性加重期,肺部感染也比较严重,有弥漫性肺泡损伤,氧合能力差,因而我们对其继续用呼吸机进行插管治疗,昨天他的吸入氧浓度一直往上调,从90%升至纯氧,今天我们正在严密观察其生命体征的同时,逐步下降吸入氧浓度。”

  章医师说,申屠大伯目前是四位患者中病情最危重的一位,呼吸困难症状明显,不过脏器功能还算稳定。

  “贾女士目前的情况和上海那位四岁男孩不同,她不能算治愈,暂时也不能出院,我们还在进一步观察。”

  浙大一院感染病科副主任梁伟峰主任医师说,上海的四岁男孩在感染病毒前身体状况良好,而贾女士的病情则要复杂许多,贾女士一开始是因为有风湿性心脏瓣膜病、慢性心力衰竭和房颤等入住医院的。

  “要达到出院标准,H7N9患者需体温恢复正常,生命体征稳定,并且病毒核酸检测连续两次阴性;贾女士暂时不能出院的很大原因是要继续治疗她原来的基础疾病;当然从H7N9禽流感的角度来说,贾女士的肺炎已经控制住了。”

  梁主任认为跟发现及时和H7N9的治疗手段在摸索中不断完善都有关系。“贾女士因为其他疾病到浙一住院,一开始发烧就接受了医院的免费核酸检测筛查,筛查出来以后又即刻确诊并转入负压病房,发现疾病的效率很高,也就及时应用了抗病毒药物治疗。”

  昨天一早,杨大伯的老伴被通知来医院签手术同意书。医生告诉她,为了加快杨大伯的康复进程和提高他的舒适度,医院专家组早上会诊时刚刚决定,给杨大伯进行气管切开手术。

  杨大伯老伴被特许穿上隔离服,来到大伯的负压病房外,透过门上的玻璃窗。这10天来,她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了杨大伯。她贴着玻璃窗看了许久不愿走,被杨大伯瞅见了,他冲着老伴挥挥手,表情有点激动。

  “我看了老头子一会儿,护士冲了过来,说老头子太激动,血压和心跳都上去了,劝我还是回避回避。为了老头子的健康好,唉,我知道他呆在病房里边会紧张,会难受的,看见他精神还不错就好,就好。”

  “杨大伯的气管切开手术决定得很慎重,像手术过程的出血、继发的感染和气胸等,对普通患者都存在风险,更何况是杨大伯这样的重症患者,每一个小步骤的错误都会导致前功尽弃;最后的手术决定是由医院重症监护科、呼吸科、感染科、护理部等重点部门的15位专家会诊后共同决定的,也请示了在北京开会的李兰娟院士的意见。”梁伟峰说。

  昨天下午2点半左右,医院组织了最强的手术医生阵容——两名来自重症医学科的主任医师、一名耳鼻喉科的主任医师,以及一名麻醉医师共同进行手术,所有抢救人员也都在现场,以防患者可能出现突发状况。好消息是,不到五分钟,手术就顺利结束。

  “下一步如果气管切开术后一切顺利的话,会进一步增加肠内营养的量,接着再逐渐过渡到经口的饮食(记者注:自己用嘴吃

  饭),帮助他康复得更快一些,争取尽快脱离危险期。当然这个过程要一步步慢慢评估,不会那么快。”章云涛说。

  她还透露,入院早期时,杨大伯胃肠道功能非常差,通过胃管注入营养液、米汤和静脉营养注射同时进行,目前胃肠道功能已经恢复。

  气管切开术,即切开颈段气管,放入金属气管套管,是给短期不能脱离呼吸机支持的患者进行的常规手术。

  目前,气管切开有4种方法:气管切开术、经皮气管切开术、环甲膜切开术、微创气管切开术。

  “给杨大伯实施的是最新的创伤较小的气管切开手术,可以帮助他恢复得比较快一些。”章云涛医师说。

  为什么四位H7N9患者中,只有杨大伯需要做气管切开术?难道他的病情比较重吗?

  “不用担心,这个手术和病情无关,只是不同治疗阶段所做的必须调整,气管切开只是一个常规的给予危重病人的救治手段;以前SARS和甲流患者在气管插管1-2周后也都要做气管切开术的。”章云涛医师解释,像杨大伯这样的重症感染病人,他的肺纤维化修复过程需要比较长的时间,而通过气管切开术,虽然会造成些小创伤,但同时可以有效地减轻不适感——经口插管是很不舒服的,气管切开的话,口咽部的强烈刺激就没有了,更能自由地床头抬高、床边运动等,舒适度会大大提高,此外还能减少药物的用量。

  不过对杨大伯而言,昨天有个不好的消息是,第二次体内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出现阳性。而前天,这一检测结果是阴性。这说明,体内的H7N9病毒还没完全杀光。他还得在负压病房做进一步观察治疗。

  从监控视频里可以看到,医护人员不停地在三个病房间穿梭,始终有人在患者身边照顾。

  浙大一院护理部主任冯志仙说:“现在负压病房里是三位患者,医院抽调储备的机动护理人员有30人,调多少人进去则根据患者的病情和需要随时调整,保证负压病房内的护士数量每时每刻都不得少于五人,高于一般的护理标准。”

  护理是24小时全天候不间断的,从监护到一般的生活照顾,都尽全力,包括生命体征的观察、气道的管理、呼吸机使用过程当中参数的观察、病人的药物治疗、生活的照顾,重危病人的全套护理都是必须上的。

  “这是一次公共卫生事件,医院倾全力在救治这几位病人,无论医生还是护士,都是抽调最强的业务骨干来治疗护理。”冯志仙说。